Astrasum

匠心
让你反脆弱的目标实现器
下载官方APP
🧬

在达尔文循环里不断进化

1859年,达尔文(Charles Darwin)在基督教主导的欧洲宣告我们是类人猿的后裔,掀起了舆论的巨浪。

他发表的《物种起源》向世界介绍了当时臭名昭著的进化论。经过一百多年的争论后,进化论已然赢得了科学界的共识,成为解释“物种如何起源”,以及“我们又是如何成为人类的”,最具说服力的理论。

什么是进化?

达尔文认为,我们今天之所以是人类,是因为在天地四时的循环中,我们的类人猿祖先通过一代又一代突变的基因,在不断变化的环境中适应并生存了下来。

有些人可能会问:“如果我们都是类人猿的后裔,那世界上为什么还有类人猿?我们的祖先不应该都已经死了吗?”

那是因为,我们今天看到的类人猿只不过是我们非常远房的亲戚罢了。它们还是类人猿的原因是:它们的祖先选择了世世代代都待在丛林中,而我们的祖先早早就离开了。

我们现在作为两个不一样的物种、看起来如此不同,是因为数百万年前,一些类人猿选择或被迫离开了丛林。在环境的急剧变化之下,生存对于这当中许多类人猿来说成为了巨大的挑战,而只有那些身上突变的基因碰巧符合新环境自然要求的类人猿才勉强生存了下来,并在繁衍的过程之中把这些能适应新环境的新基因传承了下去。

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所谓的进化,实际上就是新基因与新环境之间的兼容匹配罢了。

换句话说,类人猿的基因特征与丛林环境高度兼容。也就是说,如果你生活在丛林中,这些基因就会很有用,所以你很可能会生存下来并不断繁衍。

同样,对于那些无意中离开了丛林的类人猿来说,同样的基因组成不再与新环境相兼容,因此能生存并繁衍的只有那些基因突变碰巧适应得了新环境的幸运儿。

因此,进化从来都不是关于拥有绝对意义上的最佳基因,自然选择也不是单方面的妥协。进化是每个繁衍周期通过突变产出新基因的一种机制,当环境发生剧烈变化时,那些最适配新环境的新基因就会被“自然选择”,得以生存并繁衍

进化不是你的事或者环境的事;进化是你和环境之间的事。

达尔文循环

物种通过基因进化的循环可以归纳为:突变 → 筛选 → 繁衍 → 突变...

通过这个循环,地球上的生命从只有单细胞生物螺旋上升到数百万不同的物种,这其中就包括了一个现在主宰着地球、并解码了这个创造循环背后秘密的物种——人类。

物种进化循环主导了生命的多样化、生存与繁衍。巧妙的是,如果你仔细观察科学研究那一套方法,你会发现:科学知识创造的循环与物种进化的循环竟是惊人的相似。

科学研究由千奇百怪的猜想(类比基因突变)开始,然后呢?接下来这一个环节才是最重要的:人有了猜想之后大脑的惯性思维是去证实这些猜想,但科学讲究的是证伪——尝试证明这些猜想是错误的(类比自然选择),而历经重重考验依然得以幸存的猜想就会取得科学理论的地位,被写进教科书,并被世界各地的科学家和工程师应用到各大领域(类比复制繁衍)。

当然,一个猜想取得了理论的地位不代表这个循环就停止了。幸存了几十年甚至几个世纪的科学理论偶尔也会被新仪器(比如显微镜、天文望远镜)观测到的新现象直接证伪,这个时候,只有新的猜想、新的证伪实验才可以让科学研究的循环继续带领我们更加靠近真理。

就比如,牛顿关于行星运动的理论就在两百多年后被爱因斯坦的新理论取代了。

有趣的是,科学发现或知识创造的循环在启蒙运动期间才开始渐渐成为主流。神奇的是,从那时起,我们人类就像是登上了一列仍在不断加速的高速列车,冲向了日渐发达的未来。

物种进化循环和科学研究循环,在推动新创造的潜力上,以及在循环本身的结构上,都如此惊人地相似,这难道是巧合吗?

不见得。

诸如此类的达尔文循环(与物种进化循环高度相似的其他循环)要比我们想象中的更普遍且更具创造潜力。

比如,人类作为唯一有主观意识的物种,我们的意识循环可以大致归纳为:感知 → 思考 → 行为 → 感知...

尚在襁褓之中的婴儿还没有养成任何有意识的行为习惯,也因此越小的时候,我们的意识循环就越活跃。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的大脑会适应大多数感知,并对诸如愤怒、快乐、焦虑等这类感知养成了相对固化的脑回路以及行为上的反应。当然,这并不代表成年后的我们就不能去主动激活这个循环。

如果我们把在日常生活中经历的感知类比成基因,然后把我们的思维类比成环境,那么我们会发现,虽然我们很难控制生活经历带给我们的本能感知,但我们完全有能力去改变我们的思维。

我们上面提到,进化本质上是基因与环境的适配,而改变环境的潜能又是我们人类独有的外挂。在数万年的时间里,我们这个物种想方设法地适应乃至改造地球上的各种栖息地,并从而将我们的基因遍布全世界各地。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我们有潜力去改变我们的外部环境,那么在我们的内部思维环境需要改变时,我们真的是无能为力的吗?

除了意识循环之外,达尔文循环也可以应用在获取技能上:

在人际交往上:

在创新创业上:

当然,这些的例子也不过所有达尔文循环里的冰山一角。值得注意的是,我们工作生活当中的许多循环很可能都是有问题的,达尔文循环虽然道理很简单,但要真正进入这样的循环也是需要下功夫的。

那么,非达尔文循环大概都有哪些呢?

短路循环

达尔文循环可以在没有类突变、类筛选或类繁衍时发生短路。在现实生活中,我们自身也会常常无助地陷入短路了的循环。

例如,我们可能会在工作中想出各种有趣的点子,但是当我们没有筛选机制去过滤掉不好的点子时,好的想法就不会脱颖而出并被付诸实践。

这种畸形的循环是持续不了多久的,所以往往陷入这类短路循环的人事物都会被很快地彻底淘汰。

无复制繁衍的短路循环,就好比一个好的创业点子经过团队重重筛选后,开发营销(类比复制繁衍)后续跟不上,那么一个创新又有前景的项目可能很快就阵亡了。

当一个团队组织持续地压抑新想法、新点子的出现时,这个组织也终将面临丧失适应环境变化的能力,无法继续生存下去。

鸡肋循环

短路循环即不完整的循环,但完整的循环仍然可能是鸡肋无用的。无用的循环是那些没有明显害处但也没有好处的循环——这大概也是很多人上学时经历过的循环。

在全球绝大多数的教育体系中,我们都会被大量灌输各种各样的信息与知识,但是,我们大脑吸收这些知识的筛选机制,是基于考试会考哪些内容来决定的,而不是如何应用到现实生活场景中形成的。

接触各大不同领域的知识是件好事,但前提是,我们吸收这些新知识的方式与机制是要与现实应用相呼应的。

无用的循环表面上看起来是无害的,但这种循环也可能会从你身上浪费大量的能量、消磨你的创造力。

对于那些曾经陷入过或现在仍处于这种无用循环的人:希望你不惜一切代价地保护你的好奇心与想象力。

恶性循环

恶性循环最恰当的类比就是癌变,即没有新突变、没有筛选机制、只有疯狂的复制繁衍。要注意的是,没有及时调整的短路循环常常会一不小心演变成恶性循环。

抑郁,就往往会在一个人慢慢陷入一个恶性循环时开始埋下种子。在大多数情况下,只有你把自己从这个循环中拉出来,并(在心理医生、亲朋好友、以及你自己的帮助下)慢慢进入心理健康的达尔文循环中去,你才有机会得以疗愈。

当一个达尔文循环正常运转时,“无为而治”往往是最佳准则,但是当你发现自己无可救药地在生活或工作中陷入恶性循环时,什么都不做只会让事态变得更糟糕。

最直观的例子就是:当你发现你的健康状况不受控制地突然恶化,请立刻起立出门上医院看医生,不要坐以待毙。

加入 Astrasum · 达尔文社区

四年前,深感当下全球的教育系统已经无法赶上我们不断变化的世界,Astrasum以不断定义未来的学习为愿景得以诞生。这条道路在大多数时候,是由数百个没有得到验证的猜想与失败的实验走下来的。

在这段并不一帆风顺的旅程中,我们创造了V417、星游记、匠心等等,而虽然这些工作学习工具都有他们各自的用处,却也仍然没有完全体现出我们对未来的设想与追求。

我们也花了很长时间才开始渐渐地进入达尔文式的创业创新循环——这也并不奇怪,因为我们也是在漫长的探索之后才发现,达尔文循环对于学习创造拥有变革性的力量。也正是有了这一发现,我们才意识到:真正的学习是在达尔文循环里不断进化成超级个体。

未来的学习,是赋能每个个体与组织主动地进入达尔文循环、全方面地不断进化。经过四年的研究与试验,我们坚信这样的未来可以在社区与技术的支持下如期而至。

借此机会,我们也正式宣布Astrasum会在10月12日发布「达尔文」APP

与此同时,我们也正在聚集想要或者已经开始进入达尔文循环的你——在我们的达尔文社区中,Astrasum会带领社区成员一起观察并跳出我们一不小心陷入的短路、鸡肋或恶性的循环,并与此同时主动开始在工作生活里各种各样的达尔文循环中持续进化。

进化快乐!

联系我们

1. 点击右上角的“ ”按钮
2.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